当前位置: 众益彩票主页 > 新京报-推荐 > 四十年来家国:《陈奂生的吃饭问题》反映基层农民变迁

四十年来家国:《陈奂生的吃饭问题》反映基层农民变迁

 

 

总体来说,这出剧以陈奂生的生命经历为主轴,抒写了农民在这个时代变迁的过程中,为土地、为生存、为吃饭问题挣扎、煎熬的心路历程。在中国近四十年变迁过程中,剧本表现出他们欲望的滋生,有的随波逐流,有的利欲熏心,有的固守土地,有的不劳而获,但还是突出了农民的本质——善良和坚韧的个性,也写出了人的本质,具有很强的历史感和深刻的文化内涵。

新京报记者 | 余雅琴

 

滑稽剧《陈奂生的吃饭问题》依然扣住“吃饭”这个题眼,以晚年陈奂生喃喃自语:“吃饭是个问题,问题不是吃饭,不是吃饭问题……”作为开场,引人深思。全剧从“吃饭问题”这个中国最基层的人们普遍的迫切要求入手,亦庄亦谐地叙述了陈奂生及其家人在各个重要历史时期的土地、粮食、吃饭问题。

以小人物的命运波折反映家国沧桑是文学创作常见的手法,该剧也不例外。土地的归属问题是这部剧的核心矛盾,究竟是固守土地做传统农民,还是将土地交出,转型为领退休金的工人成了晚年陈奂生面临的选择。土地是农民的根本,陈奂生本不愿交出土地,但是为了救赎贪污犯罪的儿子,还是交出了土地。事实上,这不是陈奂生个体的遭遇,而是在时代的变革中农民不得不进行的转型,而这个过程则必然有困惑,也必然付出各种各样的代价。

尽管是一出喜剧,但是在讲述中国农民生命历程的过程中,该剧不乏深刻和残酷的部分:陈奂生纠缠了一辈子吃饭问题,最后终于不愁吃喝了,却病至食道癌晚期不能吃喝;而他的妻子傻妹早年则因为突然获得了温饱而活活撑死,临死前还惦记着三个孩子的吃饭问题……这些内容拔高了这出喜剧的艺术成就,荒诞的内核是严肃的探讨,体现出作者对中国农民的理解和同情。

 

众所周知,《陈奂生上城》是新时期文学的小说名篇,1980年发表于《人民文学》后,迅速引起巨大反响。高晓声笔下的“陈奂生”成为当代文学里农民的经典形象而被写进现有的文学史。高晓声的“陈奂生系列”被认为是一部中国当代农民的命运史,在作家写作的时代,“陈奂生们”终于在形式上解决了温饱问题,但是精神上仍然没有摆脱饥饿。高晓声创作的可贵之处在于他的作品对农民的关注是进入到灵魂层面的。

记者 余雅琴

《陈奂生的吃饭问题》剧照

编辑 李妍 校对 薛京宁

相关文章:

Powered by 众益彩票主页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